TOP

男妇产科医生被打之后,他说依然在等待那个“最终的判定结果”
编辑:pad123 | 时间:2018-11-05 | 浏览:3147次 | 来源: 每日人物 | 作者:罗芊


赫医生脸上的伤已经看不出太多异样,眼眶和下颌骨骨裂的缝隙也在慢慢愈合,他说自己“累了,真的累了”,依然在等待那个“最终的判定结果”。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医院)位于老皇城内,这是距离中南海最近的医院,从最近的地铁站走来,会经过几个戒备森严的岗哨。它也是“老北京”心里“百姓能够得着的好医院”。每年,有超过270万患者来此问诊,超过7万人从这里出院,超过3万人被送上手术台,近1万个小生命在这里诞生。

在北大医院妇产科,男性是“稀有动物”,这个科室正式员工超过100人,男性不足10人。刚刚过去的9月,从业十多年的“稀有动物”赫英东医生,被患者及家属殴打,二十天后,事件曝光,在医疗圈引起极大震动。

出事后,“整个科室最能说道”的赫英东医生住院了,面对诸多采访,他选择保持沉默。他对每日人物说,暂时不想发声,等等结果,也谢谢大家对医生的理解与支持。

1

9月22日晚上9点零5分,身着绿色手术服的赫英东医生刚刚结束了一台手术,连手术帽和口罩都没来得及摘下,像往常一样,赶去产房看望病人。

他的步子有些急促,还未到达产房门口,忽然被一名中年男子拦下,对方一把将他推到墙上,用食指指着他问,“你是产科大夫吗?”

“是,你有什么事吗?”,赫英东松了松刚刚被扯歪的衣领子。

眼前这名中年男子情绪激动,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产房,骂了脏话,“X,我老婆到底能不能生?”赫英东查看了手机回答他,“她目前是可以顺产的”。

赫英东不知道的是,在他下楼之前,楼下已经闹了一场不愉快。据目击者回忆,这名郑姓家属当天晚上曾拦着查房医生张医生大喊,“别废话,叫院长来”,并对着已经关闭的产房大门用力拍打。

手机刚放回口袋,更剧烈的肢体冲突爆发了,这名孕妇家属挥起右拳直接捶向赫医生胸口,赫医生被击退了好几步,家属继续扑过来,手脚并用捶打医生,挣扎中,赫英东的口罩被撕落在地,他还手了一次,将对方推倒在地,立刻被人拉开了。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在几分钟后。赫英东刚站定不久,郑姓男子带着他的女儿以及即将分娩的妻子来了。孕妇挺着大肚子夹在赫英东和她的家属之间劝和,仍没有挡住来自女儿和丈夫的拳头。


赫英东是黑龙江人,个儿虽然不是特别高,但现场有目击者说他“肌肉可壮了,下手打架不会吃亏”。因为怕伤着孕妇,他放弃了抵抗。这一次,他的手术帽被打飞了,绿色手术服也被扯得不成样子,最后,被一脚踹倒在地,还被郑姓男子冲过来狠狠踢了一下头部。

据现场视频显示,超过3名医护人员以及不下4位过路家属试图保护赫英东,都失败了,有一位医护人员试图刷卡打开产房大门让赫英东进去,也失败了。

经诊断,赫英东医生眼眶、下颌骨均出现骨裂,并有视物不清、眼球转动受限、头晕耳鸣等状况,暂时不宜从事临床工作。

2

让患者家属情绪激动的,是院方没有同意他们“剖宫产”的请求。

据北大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詹瑞玺证实,“这位孕妇一入院便强烈表达了希望能够剖宫产的意愿”。但是在没有剖宫产指征的情况下,听从孕妇要求去做剖宫产,是违背医疗原则的。

他记得自己见过这名孕妇,入院各项检查显示,她没有明确的剖宫产指征——虽然已经44岁,属于高龄产妇,但已经有一个19岁的女儿,不属于高龄初胎范畴,只能先尝试顺产。

预产期来临后,这名孕妇没有分娩前兆,被送到催产室催产,出事头天晚上,是她催产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詹瑞玺查房时见到了她,“状态很平稳,我问她有没有不舒服,她说没有,夜里也没有叫过我们”。

某种程度上,詹瑞玺能够理解涉事孕妇一家的焦虑情绪。“一个想剖的人,你不给她剖,肯定心里不乐意了,进了催产室,条件特别好的人催一会儿就生了,你一天,两天,三天,打催产素也没动静,会觉得本来我们就想剖,你们又非不让,要来催,结果催半天又催不出来,肯定就不高兴了”。

在妇产科这样一个迎接新生命的地方,情绪像过山车,常常能见到大哭大笑,大悲大喜。纪录片《生门》里说,产科的门,既是生门,也是死门。几乎每一个妈妈都会害怕手术,害怕分娩痛,害怕孩子不健康,害怕自己再也睁不开眼睛。

在北大医院妇产科大厅,等待区的座椅总是满员,产房所在的5楼楼道里,每一级阶梯右侧都坐着焦急等待的家属。如果孕妇到了预产期还没动静,被送进催产室,意味着家属不能陪床,只能在外等候,一天见一两次,说不上两句话又要分开,只能干着急。


没人知道压垮打人者郑某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在妻子催产的最后一个夜晚,这位46岁的、即将成为两个孩子父亲的中年男人,将自己的拳头挥向了一名医生。

第二天一早,他的妻子按照院方流程,经检查各项指标及胎心监护均正常,剖宫产顺利分娩。

3

打人事件发生后,长达20天的时间里,外界对此事一无所知。

10月12日,两段赫英东医生被打的视频传出来,在医疗圈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一名在北大医院的实习医生说,自己的朋友圈从来没有像这样整齐地刷屏,“90%的人都在转发,大家看了都气得肝疼”。

这次赫医生被打事件,舆论几乎清一色都站在医生这边,微博热门评论里,有网友说“不管患者有没有选择剖宫产的权利,患者家属都没有殴打医生的权利”。微博上有人自发建立了话题#赫英东是好大夫#。

许多网友们转发着一则多年前的医疗段子,感慨医生的不容易:5年本科+3年硕士+3年博士+3年规范化培训+主治考试+论文基金=14年的小主治+5年+几篇SCI论文+省厅级别课题至少2项+考试通过=19年的副主任医师+5年+国家自然+3分以上SCI论文几篇+考试顺利=24年的牛逼的主任医师+患者扑扑两刀=死了。

西城公安分局很快出了通报,认定赫医生的唯一的一次还击行为是“被迫还击”,在孕妇出现后,“赫医生始终保持克制,未予还手”。人民日报也发文表示,暴力伤医,零容忍。

喧嚣过后,理性回归,人们开始探讨“剖宫产”与“顺产”的问题。

有人提出质疑,此次事件中,医院是为了降低剖宫产率才鼓励孕妇顺产。

《柳叶刀》曾经提到过,近10余年来,全球剖腹产的剧增是史无前例,也是不合常理的,当其人群使用率超过10%-15%时,即可能沦为滥用。


来自169个国家的数据显示,仅2015年一年,全世界1亿4千万例分娩中,就有近3000万例剖宫产(占比21.1%),较2000年翻了一番。其中620万例非必要剖宫产里,近半数发生在巴西与中国。

詹瑞玺解释,对三甲医院来说,并不存在剖宫产率硬性指标的问题,病人来了,有剖宫产指征的就剖宫产,没有指征的就顺产,按照原则办就行。而剖宫产指征的把控是产科医疗质量的体现,真正产科医疗质量好的地方,对剖宫产指征的把控都很严格。

“顺产花费低,对身体损伤比较小,风险也更小,许多产科医生自己都选择顺产”。

在中国,患者可能对剖宫产存在一些误区,比如误认为剖宫产比阴道分娩更安全,但数据表明,剖宫产孕妇产妇死亡率,是阴道分娩的3倍,剖宫产发生羊水栓塞的风险,是阴道分娩的10倍。

还有患者认为,剖宫产会减少疼痛。事实上,剖宫产手术并不能真正缓解产妇的疼痛,只是将疼痛时间推后了——将分娩疼痛变成了术后恢复的疼痛。

4

10月15日,我进入赫医生的病房,那是一个普通的双人间,病床周围环绕着近四十束患者送来的鲜花,向日葵开得热烈,蓝紫色的绣球花上还带着新鲜的水珠。

他已经不住在医院了,病房门锁着,时不时有人拜托护士开门,“留下一点东西,表心意”。在这个满是花香的房间,有人送来水果和柴鸡蛋,还有人知道赫医生的孩子年龄尚小,送来了儿童牛奶。


歌手韩红专程来病房看望过他。42岁的张雪莉是赫医生5年前的患者,在网上看到消息,买了水果赶来。

2013年,37岁的张雪莉做了试管婴儿,怀上了双胞胎,孕四周腹部剧烈疼痛,检查出来是卵巢蒂扭转,因为涉入过多雌性激素,卵巢比子宫都大,主治医生说“孩子可能保不住了”,幸好遇到赫医生值班,给她做了手术,保住了卵巢,也保住了孩子。

手术那天,是半身麻醉,张雪莉看着头顶的大灯,清晰地感受到了医生的每一个动作,如何递刀剪,如何拉开,赫医生怕她紧张,和她聊家常,问她,想找哪个医生做产检,她说了一位自己最喜欢的老医生,怕挂不上号,赫医生给她出主意,“哎哟那个大夫心眼特别好,你趁他看完最后一个进去说说你的情况,让他给你加个号,他保不齐就答应你”。

术后,有一群医生过来探望,张雪莉没注意到人群后面的赫医生,过后有护士和她说起,“给你主刀的那个大夫来过”,她感觉到了温暖,“我不是他收治的,他还惦记着,专门来病房看看”。

2014年的春天,孩子要出生了,恰好又遇到赫医生当班,他来不及吃刚买的油条,直接去了产房,张雪莉说,他一下认出了自己肚皮上的刀口。

那天还有一件难忘的事情,张雪莉记了5年——第一个孩子出生后,赫医生为了让她使把劲儿,跟她说,“哎哟我滴祖宗,你要是再不努力的话,这第二个就要憋死了”。

离开病房前,张雪莉留下了一封手写的信,看到那么多人送来了鲜花,丈夫也提议送鲜花,她还是想,“买点吃的,他可以吃到嘴里,会不会好一点”,说到这里,这个42岁的北京女人哭了。


“想告诉赫医生,是他拯救了我,我的孩子,我的家庭,其实大多数他的患者都特别惦记他,特别心疼他,希望他不要被这个恶性事件寒了心。”

在北大医院,熟悉赫英东的人背地里叫他“男神”、“暖男”,这是一个会把医院称呼为“俺们家”的人,他高中特别喜欢物理,以为自己会一直研究物理,没想到最后当了妇产科医生。他曾经在朋友圈里写:十多年前穿上了这身白大衣,看样子得穿一辈子了。


在同事的眼里,他严厉,会不留情面地批评下属,这次他出事了,詹瑞玺第一个实名站出来挺他,他给詹医生发微信致谢,写的是“患难见真情,以前批评过责骂过,当然,以后还会,真的谢谢兄弟”。

10月15日夜晚,詹瑞玺下班了,赫英东把他叫到家里,教他周末出去讲课的要点直至晚上11点。他脸上的伤已经看不出太多异样,眼眶和下颌骨骨裂的缝隙也在慢慢愈合,他说自己“累了,真的累了”,依然在等待那个“最终的判定结果”。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雪莉为化名)



分享到: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8部门联合发文:暴力伤医、医闹.. [下一篇]男子嫌候诊时间过长暴力伤医,自..

网友评论

相关栏目

新法速递 刑事辩护 房屋拆迁 债权债务 公司法 交通医疗 知识产权 婚姻家庭

推荐律师

冯源

023-63763772

吴勇

15682018695

冯梦实

13916309023

徐颖文

13818703150

李敏

13821621685

孔祥忠

023-63718601

周文才

18502838355

冯贇

13601849593

刘睿

15000876147

最新文章

· 药品经营资格能否被冻结执行
· 28部门联合发文:暴力伤医、医闹等行为将被..
· 男妇产科医生被打之后,他说依然在等待那个..
· 男子嫌候诊时间过长暴力伤医,自首、赔26万..
·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关于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
· 产妇之死亟待权威鉴定止息争议
· 法律之后—湖南产妇事件进入法律程序之后的..
· 多角度透视湘潭产妇死亡事件

推荐文章

· 医生什么时候可以抛弃病人?
· 交通事故后变更户口性质,赔偿金如何计算
· 开车撞了人?别怕,老交警教你处理
· 2分钟看懂人身损害赔偿的13个具体项目和标准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

Copyright 2013-2016 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3004283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50001    技术支持: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重庆锦世律师事务所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