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运管所副所长被刺死 惨剧发生后运管所没再查过车
编辑:pad123 | 时间:2018-11-16 | 浏览:2531次 | 来源: 网易 | 作者: 剥洋葱people

10月31日上午11点多,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区。

洪江大桥桥头的中国建设银行洪江区支行门口,一个“个头不高,有点胖”的中年人突然冲上去,向一位戴着眼镜身穿运管制服的男子连刺数刀。男子倒在了血泊中,110和120赶到时,已无生命体征。

湖南洪江运管所副所长被刺背后:黑摩的查不查?

被刺者是洪江区运管所副所长张中凯,刺死他的是摩的司机罗光明。

按洪江区运管所通报,犯罪嫌疑人罗光明是刑满释放人员,有盗窃、故意伤害前科。10月31日早上八点多,罗光明在洪江区中医院门口接客时,被巡查非法营运情况的张中凯及城管、交警执法人员查获。3个小时后,罗光明即持***袭击了张中凯。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起恶性案件,反映出当地长久以来的交通难题和运管部门的执法困境。

11月8日,洪江区为张中凯举办了追悼会,罗光明已于10月31日当天投案自首。

致命相遇

洪江区地处雪峰山区,位于沅江和巫水的交汇处,距怀化市区将近70公里,常住人口有七万人,城区沿巫水而建。

按洪江区运管所通报,10月31日8时许,罗光明在洪江区中医院门口非法营运被执法人员当场查获。罗光明在询问过程中极不配合,拒绝提供车辆及个人的任何信息,对执法人员出示的扣车单拒绝签字并自行离开。暂扣的摩托车由张中凯开到指定停车场地。

洪江区中医院位于洪江大桥的东头,大桥对面就是洪江区主要的旅游景点——洪江古商城。古商城是城区两条主要道路的交汇处,对面有一个小型广场,人流众多,也聚集了不少摩的司机在此接客。

九点多钟,摩的司机严迪(化名)在小广场上碰到了罗光明,他和罗光明相熟,听说了罗光明摩托车被扣的事情。他本打算安慰罗光明几句,但罗光明没有理会,反而把自己的房门钥匙、银行卡、身上的200块现金,全都给了严迪,并嘱托他,要把这些东西交到同为摩的司机的好友祝天一(化名)手里。

严迪觉得不对劲,连忙打电话给祝天一。

祝天一到了之后,见罗光明“绷着脸,一句话都不说”。罗光明三个月前从祝天一那里借了2000元钱,祝天一以为罗光明被扣车后怕还不上自己钱,所以想不开,就赶忙劝罗光明:“钱我也没找你要,你现在又没钱,先不用还。”

但罗光明还是摆摆手,说“你别管我的事了。”

祝天一不敢继续拉客了,他以为罗光明要寻短见,就待在桥头,想继续劝劝他。

祝天一说,罗光明此后一直呆在小广场上。事后他回想,可能是罗光明当时算准了执法人员还会到桥头的广场上查车,“就在那里等着扑他们。”

怀化市洪江区运管所所长肖志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次是交警、运管等部门开展的联合行动,对非法营运进行打击,“他(罗光明)是早上扣的第一台车。他非法营运,什么证也没有,驾照也没有,行驶证也没有。他今天非法营运第一次被抓。他不是过了三个小时过来刺的,他一直在路上,在找我们执法人员。他就在那个执法局附近,在那里晃悠。”

按洪江区运管所通报,张中凯参加完区管委召开的关于校车安全工作的会议后,从区管委大楼出发,沿着洪江区的主干道新民路步行,沿途对车辆营运情况进行巡查,11点多的时候,张中凯走到了洪江大桥桥头建设银行门前,这里离他家只有一公里的距离。

祝天一告诉新京报记者,罗光明一眼看到了穿着制服的张中凯。罗光明腿有残疾,平时走路一瘸一拐,此时他一路小跑,没有讲一句话,拔刀从背后刺了张中凯一刀。

张中凯踉踉跄跄向前走着,罗光明不费力地追上,又是三刀。

建设银行门外的走廊上,从西向东第五根柱子,张中凯倒地。

按洪江区运管所通报,张中凯遇刺后,因为地处闹市区,临近下班时间,周围路人较多,为了避免犯罪嫌疑人的危害行为进一步扩大,致使无辜群众受到伤害,张中凯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将犯罪嫌疑人引向僻静角落,后又被犯罪嫌疑人连续捅刺三刀,终因身负重伤,倒在血泊之中。

建设银行的保安听到了人群的响动,冲出门去,看到一个“不高,有点胖”的中年人,拎着刀站在遇刺的人旁边。保安站在银行门口,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祝天一目睹了全过程,他说自己被吓傻了,“脑子一下子懵了”。他拿出手机想打120,手却抖得怎么都按不下呼叫键。

行凶之后,罗光明从人群中走出,坐上了另一辆摩的。祝天一回忆,他手里拿着刀,对司机说:“去派出所,自首。”

行凶者罗光明

67岁的罗兰(化名)是罗光明的姐姐。罗兰告诉新京报记者,罗光明出生于1963年,父母早已离世,没有妻儿。

10月31日事发后,事件已经在洪江区传得沸沸扬扬。可直到第二天上午,警察上门要求家属在拘留通知单上签字时,罗兰(化名)才知道,弟弟杀了人。知道消息的那一刻,罗兰“整个人都呆住了”。

罗兰也说不上来,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罗光明是什么时候。她只记得,今年端午节的时候,弟弟曾到自己家里来吃粽子,之后再见弟弟,就是在街上看到他在跑摩的,有时即使看到也说不上两句话。

罗兰对弟弟的记忆是一些模糊的片段,她形容弟弟“特别倔,又很可怜”。小时候她和弟弟都没有读太多书,弟弟读到小学二年级就辍了学。

按洪江区运管所通报,罗光明是刑满释放人员,有盗窃、故意伤害前科。

罗兰也记不清楚,罗光明是哪一年开始坐牢的,只记得是他“十几岁的时候小偷小摸”,所以被判了刑。出狱之后,罗光明去广州打工,和人起了冲突,又进了监狱。

祝天一听罗光明提起过,他一共坐过23年的牢。但他们都无法确切地说出,罗光明是哪一年出狱的,只模糊地记得是2005年左右的事情。后来罗光明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罗兰也只记得他是“六七年前离的婚”。

祝天一和严迪告诉新京报记者,罗光明被查的洪江区中医院并不是他主要的接客地点,他的“根据地”在巫水对岸的洪江区人民医院。

祝天一说,跑摩的一趟挣5元,一天大约可以跑10趟,摩的生意好的时候,他们一天可以拉六七十块钱。但罗光明腿脚不好,每天挣的肯定比他们少。

祝天一说,三个月前,罗光明申请到公租房,要搬去城区五公里外的长寨社区。办理入住需要缴纳押金、开通水电账户,罗光明钱不够,从祝天一那里借了2000元。

湖南洪江运管所副所长被刺背后:黑摩的查不查?

罗光明申请到的公租房。新京报记者党元悦 摄

罗光明出狱之后,一直住在母亲留下的老房子里。老房子在洪江汽车站外的临江小道旁,是一栋用木板搭起的简易房屋。罗兰说,罗光明在这里住了十几年。

据罗兰描述,罗光明浑身是病。“有糖尿病、肾结石,双脚不灵便,耳朵也常常发炎,有时话也听不清楚。”他后来申领了低保,申请了残疾证,每个月有300多块的补助。

10月31日案发之后,祝天一一直觉得罗光明是因为钱的问题“脑子想不通了”。姐姐罗兰也不明白,弟弟怎么就走到了杀人的地步,“也不晓得他哪里来的胆量去杀一个人。”

被刺者张中凯

1973年出生的张中凯有一个18岁的女儿,今年刚刚考上大学。9月,张中凯才和妻子一起去黑龙江送女儿上学,一家三口度过了难得的出游时光。在同事王娜(化名)眼里,他们一家生活得很幸福,张中凯和妻子的关系也“好得让人羡慕”。

按洪江区运管所通报,张中凯1996年进入洪江市交通运输管理所工作,任稽查员,2010年任维修办主任,2013年任洪江区道路运输管理所副所长。

洪江区新闻网上的一则消息说,张中凯近年连续三年年度考核为优秀,并荣获2014年区文明先进个人、2016年区法治建设先进工作者、2017年区抗洪救灾先进个人。

湖南洪江运管所副所长被刺背后:黑摩的查不查?

张中凯的讣告。新京报记者党元悦 摄

洪江运管所工作人员王娜记得,2017年洪江遭遇了1996年以来最大的洪水,张中凯接到预警后马上就和另外两名同事一起,逐一走访驾校和汽修厂。在沁园驾校,他发现那里地势低洼,必须立刻准备搬迁。张中凯立即搬运教学设备、转移车辆。工作完成后,洪水已经蔓延到了驾校训练场。

王娜回忆,今年3月底,张中凯遭遇了一场车祸,盆骨骨折,住院休养了两个月。张中凯当时拄着拐杖也要去自己的扶贫帮扶对象家探望,考虑到帮扶对象年老不方便,还给他买了一台新洗衣机送去。

王湘(化名)和丈夫在洪江区运管所门外开了一家小卖店,她平时也在运管所内从事公益性岗位。王湘觉得张中凯是个“大好人,很有礼貌”,平时经过小卖店,都会和他们夫妇打声招呼。

11月8日,洪江区为张中凯举行了追悼会,洪江区工委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前往追思送别。在洪江区新闻网刊发的追悼会消息说,张中凯坚守在执法一线,在稽查非法运营车辆中,既坚持原则严格执法,又以人为本,坚持法理情相结合,真情关心帮助有困难的车主和驾驶人员,为维护道路交通秩序、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化解社会矛盾作出了突出贡献。

湖南洪江运管所副所长被刺背后:黑摩的查不查?

张中凯追悼会结束之后。新京报记者党元悦 摄

“查也不是,不查也不是”

王娜认为,罗光明选择残忍行凶,直接原因在于误以为将会被运管人员处以罚款。

按照洪江区运管所的工作流程,巡查人员查获非法营运的摩托车后,会要求司机提供自己的车辆和个人信息,并在扣车单上签字确认。之后摩托车会被拉到指定的扣车场地,司机拿着扣车单到运管所缴纳罚款、接受批评教育之后,可以取回被扣车辆。

洪江区运管所事后发出的通告显示,罗光明在这一过程中极不配合,既不提供车辆及个人信息,也不在扣车单上签字,他在被执法人员查获之后自行离开了扣车地点。

同为摩的司机的祝天一和严迪说,根据他们的经验,扣车之后要被罚款500到1000元。他们猜测还欠着祝天一2000元钱的罗光明,并没有这么多钱可以缴纳。

王娜介绍,洪江区运管所查非法运营车辆的工作一直以来都有,道路运输条例规定针对非法运营罚金三万起,这一条例对于小城市来说实施起来非常困难,因此运管所每次查扣非法营运的摩的时,并无统一的标准,会根据司机的实际情况决定罚款的数额,从500元到1000元不等,对于情况特别困难的,会酌情免除罚款。

王娜说,罗光明是低保户,同时又疾病缠身,他应该符合运管所免除罚款的标准。但在扣车现场,巡查人员只负责查扣车辆,罚款与否要待事后研究再做决定。

“我们原本也没准备罚他,车子扣几天批评教育一下,劝他去干别的,就可以领车了。”

王娜介绍,两三年前,有不少周边村子的农民也会到洪江城区跑摩的,运管所每次查到类似情况后,都会劝说农民回乡继续务农,效果显著。

祝天一说,运管、城管、交警三方的执法人员,每天都会对洪江的交通运营情况进行稽查。他曾被查车两次,但每次交了罚款之后还是会继续上路。

洪江区路面狭窄,即使是作为城区主干道的新民路也只有双向两车道,机动车行驶缓慢,摩托车要轻便许多。洪江区共有11条公交线路,覆盖了城区的大多数地方。但对普通民众来说,定时定点发车的公交车,并没有即叫即停的摩的方便。王娜介绍,洪江区曾推行过一段时间出租车,但效益不好,没有再继续。如今,又有出租车公司尝试进入洪江,出租车司机朱师傅介绍,公司暂时只投放了8辆车,未来会发展到40辆。走在洪江区的街道上,很难见到出租车的身影,只有汽车站和洪江大桥桥头才能看到零星几辆待客的出租车,但几乎每个路口都会有几辆摩的。

朱师傅介绍,洪江出租车司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去怀化市区的长途拼车,而摩的并没有能力开往70公里外的怀化市区,朱师傅说,他们如今和摩的司机是“互不干扰”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运管所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王娜说,他们“查也不是,不查也不是。”他们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弹性执法”。

10月31日的惨剧发生后,有传言说罗光明曾三次被查车,每次都被罚了1000多元。洪江区新闻网后来对此进行辟谣,澄清罗光明此前并没有被扣车的经历。

祝天一等摩的司机透露,惨剧发生之后,运管所没再查过车。

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牛凤瑞坦言,摩的治理确实是城市发展中的难题,“不整顿无证摩的,会破坏交通运输秩序;但是无证摩的的存在,又说明百姓的确需要摩的。”

在牛凤瑞看来,无证摩的在本质上是“供求关系不平衡”的产物,“公共交通即使再发达,对于某些老百姓而言,还是不如摩的方便,这样的需求就使得很多社会底层人员,难免会为了生计而非法运营摩的。”

至于破解这一难题,牛凤瑞表示目前“没有十全十美的行政管理办法”。他建议,除了行政管理以外,政府还可以推动摩的行业自律组织的建设,通过奖惩等制度促进摩的行业的自我约束。



分享到: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租金贷”风险多地爆发 租客“被..

网友评论

相关栏目

信息共享 帮助中心 服务公告 律师文采 文章推荐 收费项目帮助 法律援助中心 案件调解中心 专业律师服务指南

推荐律师

肖松柏

13594110967

熊万里

13371822350

秦甜甜

13472727497

施琪

15026780747

邓芳玉

18675579876

郭海滨

13776685160

李敏

13821621685

郝玉华

15022022850

王锐

13031191560

最新文章

· 运管所副所长被刺死 惨剧发生后运管所没再查..
· “租金贷”风险多地爆发 租客“被贷款”苦于..
· 男孩被送培训机构夏令营后猝死:曾被关“发泄..
· 武汉一老师跳楼身亡 留绝笔:想活在更有人情..
· "聂树斌案"真凶发现者陷绝境 媒体..
· 被老师强行剃光头后跳楼,孩子身后是谁推了..
· 扫黑除恶!人大代表竟是一方“肉霸” 家中搜..
· 7吨碳九泄漏,40万泉港人在无声中消逝,真相..

推荐文章

· 三大运营商叫停“不限量套餐” 警惕其他“不..
· 四川达州市人行道路面塌陷 现场救援过程中出..
· 冯小刚等明星大撤离!霍尔果斯上百影视公司..
· 他曾是负责调查贪污腐败的公安部副部长,落..
· 广州一女子为买房假离婚 赔了老公又折房
· 下月起个税起征点提至5000元 1号前发10月工..
· 老人放弃继承遗产是为何,原来儿子欠下高额..
· 男子出狱后为了养家应聘高管 拿了4万工资后..

Copyright 2013-2016 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3004283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50001    技术支持: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重庆锦世律师事务所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154号